正经点

退出

我的书架

    我的订阅

      快捷登录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
      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
      密码注册/登录

      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
      登录

      忘记密码
      注册

      请先进行智能验证
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      • 数字+字母

      忘记密码

      请先进行智能验证
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      • 数字+字母

      输入邀请码

      绑定手机号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
    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的规定,发布信息需要实名认证,请进行手机号绑定

      账号冲突

      您填写的手机号已被其他一本漫画账号绑定,可能是你之前注册的。 若继续绑定该手机号,请选择注销任意一个低价值账号。

      当前账号

      冲突账号

      提示:被注销账号将永久无法登录,其账号的用户信息包含正经点、已购作品将全部清除,同时注销账号的所有登录方式将自动绑定至被保留账号。

      如有疑问,请联系客服邮箱至kefu@yibenmanhua.com

      注销账号信息如下

      昵称 :

      正经点余额 :

      已购作品 :

      注销后该账号将无法登录,账号下的正经点和已购作品也全部清除,请确认注销前已充分知悉注销后的影响,并再次确认是否注销。

      我已阅读并同意账号注销协议

      确认注销
      注销成功

      当前账号

      冲突账号

      提示:被注销账号将永久无法登录,其账号的用户信息包含正经点、已购作品将全部清除,同时注销账号的所有登录方式将自动绑定至被保留账号。

      如有疑问,请联系客服邮箱至kefu@yibenmanhua.com 知道了
      鉴赏家 鉴赏家
      JessieYang支言碎语

      JessieYang支言碎语 鉴赏家

      87人订阅

      23篇鉴赏集

      精选 全部

      精选鉴赏

      《妙先生》妙在哪?

      作为看过电影版《妙先生》点映场的观众之一,并在观影前,已经补习了古早的《妙先生》系列短片动画(包括《笑人转》、《雨的孩子》、《雁落大道》等),现在再看漫画版的《妙先生之彼岸花》,确实有点感慨。抛开主题、内容、设计暂且不表,单单番剧、电影、漫画都有涉猎的《妙先生》,就已经是集齐了动漫行业最有代表性,也很有影响力的三种表达方式(其他常见形式还包括游戏、广播剧等),足见背后的创作者,对这个IP的信心和投入。那么问题来了,《妙先生》缘何值得?1. 首先,《妙先生》最“妙”的,是【主题】——“杀好人救坏人,救还是不救?杀一个好人救更多的坏人,救还是不救?”港真,这绝对是一个极富争议性的主题。但从戏剧和故事的角度出发,这也是一个绝妙的主题,因为有争议就有冲突,有冲突就有情节,有情节就吸引人。更何况,虽然《妙先生》将背景设定在古代,但对于如今沽名钓誉,追逐利益,道德界限模糊的时代下,依旧具有针砭时弊的现实意义。更何况,这个问题的答案,其实是无解的,难判对错,关乎选择。但好处总和难度相伴相生,主题虽“妙”,搞不好也会被“秒”,甚至遭“藐”。好比你有一个很棒的食材,可是烹饪起来很有难度,处理得好,色香味俱全;不小心搞砸了,那不单是浪费,还可能被“喷”。2. 所以,接下来,围绕主题的【冲突】设计,至关重要。冲突是围绕角色和事件展开的,《妙先生》的主题具有强对立性,角色方面一脉相承,遵循强对照组来设计:A组——好人VS坏人;B组——不问因果直接杀掉好人(殷凤,直接派)VS劝好人选择自我牺牲(丁果,间接派)。而围绕AB两组展开的事件,自然就是:好人行为PK坏人行径,直接干掉PK间接牺牲。两组故事线平行进行到一定阶段,必定相交,因为主题虽对抗,但却没有标准正确答案,于是乎如何衔接成为关键。3. 这个衔接,就是【情节】装配。推动故事发展,无论从番剧、电影,到漫画,《妙先生》基本都沿用“单元剧+主线推进”的大致模式。每组好人与坏人的故事为一个单元,而殷凤与丁果各自背负的“任务”为主线,借由追寻“彼岸花”的踪迹,平行展开。而“杀好人救坏人”的主题因为难判对错,关乎选择,必定存在,也必定需要“灰色地带”和“灰色人物”,将主线人物串联到一起。于是第一卷第4话出现的“萧笃”,就是这个角色。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纯好人”,赌钱、小偷小摸、还耍赖,但“这年头不学点坏,怎么做好人”(电影中的台词)。他又想活着,又希望村里人变好的“两全”计谋,让原本争夺他,处于对立立场的殷凤与丁果、梁衍,变成了同行者。后面故事情节如何发展,就且看漫画下回分解了~4. 无论,【主题】、【冲突】、【情节】,都依赖【角色】来传递表达。而《妙先生》的角色设计,也是我最为喜欢和欣赏的。《妙先生》的电影脱胎于番剧,进行扩充。漫画则补充了电影因篇幅,而无法展开的角色个性细节。三种形式互为补充,但侧重点不同。其中,电影与漫画关系最为密切,但我个人最直观的感受是,角色视角切入点明显不同。电影里,丁果是当仁不让的主角,但漫画里,殷凤似乎占了C位。这一点,在漫画的封面里就很明显。而且,坦率地说,漫画里殷凤画风的细腻程度,比丁果高出不少。第一卷第6话,还出现了殷凤的回忆(那个和她装束类似的人,或许就是她的亲人,个人推测是父亲),“我是从彼岸花的炼狱中,活下来的人”,点明了她身上存在的谜团。这个在电影里是没有的,也充分说明了漫画是电影的补充延伸,来完整人物小传。殷凤小姐姐身上,最神来之笔的设计,就是“面具”,太妙了!寥寥几笔,比细画角色的五官表情,还吸引人,尤其是在漫画载体下,其树立人物个性的优势尤为突出。既生动有趣,又保持神秘感,再加上一袭红衣,一柄红伞,很难让人将目光挪开,给殷凤小姐姐打call!后援团算我一个!5. 迷人的故事,总能“金句”频出,【台词/对白】的作用尤为突出。坦率地说,电影版《妙先生》的台词设计,是评论两极分化最明显的部分,最直接的吐槽是——“不讲人话”。漫画中,能看得出,编剧有正视这个问题,并尝试做出调整。不过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《妙先生》争议性的主题和残酷的故事基调,也决定了台词/对白的风格,凡事都是配套的。电影在影院中放映,不存在暂停键,大量的信息和极富深度的台词,观众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,高频思想的轰炸对于观感来说,非常吃亏,会很累。我去看点映结束时,后排两个小姐姐聊天,第一句话就是“我感觉这个电影讲了好多东西哦”,但实际上电影时长只有89分钟。可是,看漫画就不一样了,可以暂停,可以倒回去,这种对台词/对白的反复琢磨与玩味,反倒成了乐趣,而非折磨,也让创作者的思想传递效能更高,观者的体验更好。这也是我看好《妙先生》漫画稳扎稳打,将来有机会做高质量番剧的可能性。对白必须能够在加深我们对人物角色了解的同时,推动故事发展。漫画里“毒舌傲娇”丁果上线后,与殷凤的“互怼”,台词最富看点——殷凤:人性天生向善。丁果:单纯不是罪过,但不值得拿出来炫耀。殷凤:你!丁果:怎么不去追?殷凤:现在我对你更有兴趣。丁果:我对你的兴趣没兴趣。(这段在电影简直名场面,观众跟梁衍一样,都在笑,哈哈哈哈哈哈~)其实,殷凤和丁果的取名很有讲究。按照电影的官方说法是——

      微信扫码

      最近鉴赏

      《敖丙传》待填“坑”的不完全总结(截止第27话)

      特别说明:a.由于时间仓促,且漫画篇幅体量较大,出场人物众多,关系扑朔迷离,难免遗落错误,欢迎在评论区补充指正,在此谢过~b.总结中,难免会带有笔者的某些个人化猜测与推想,仅供参考(我是一个提问者,非回答者),随时可能被打脸,但只要故事精彩,无所谓主创老师们疯狂抽打。既然是猜想,就充分欢迎理性讨论分析,不接受无故撕逼,望周知。世界和平~c.因《敖丙传》为付费漫画,故本篇总结全篇无截图,需要10-15分钟时间阅读。建议先回顾1-27话内容,温故知新,食用更加。1. 敖甲死于千年前的大战中,是与天庭的战斗,还是镇压其他海妖时?又为何而死?1话《敖丙》开篇,老龙王就回忆口述了长子敖甲和次子敖乙的遭遇,但只要只言片语,细节不得而知。但几乎可以肯定,那是之后一切故事的开端和缘起,直接影响着千年后,目前时间线故事的发展。敖甲的死,是否是促使龙王敖光,接受天庭招安的重要原因呢?不得而知。0话《序幕》中, “天庭前去剿灭海中妖族,而海妖在龙族的带领下顽强抵抗”的画面中,只有三只龙为头领,从形态上看,并没有东海龙王敖光,不排除他“消极”抵抗的可能性(对应“向来有分歧”的描述)。同样在这一话中,敖光的身边出现了两位少年龙子 ,一位在画面右侧的光线中,容貌比较清晰,身形上基本可以判断应该是敖乙。另一位在左侧的阴影中,大家一般认为是敖甲,但如果对比17话《从前》和22话《修炼》,就会发现,人物体型略有不相同,最明显就是发型的不同(目前已知的敖甲都不束发,但《序幕》阴影中的人物是束发的,不会是——还埋着什么大招吧)。22话《修炼》的尾声,虹转述,万鲨曾经说过“敖大太子是一个善良又温暖的大哥”,而万鲨画的第一幅画,就是敖甲。我们已经知道了敖甲与万鲨的关系,是结拜兄弟(17话《从前》),为什么会首先画这么幅画呢?除了想念大哥外,会不会那是生离死别前,他看到大哥最帅气又温柔的时刻呢?所以,敖甲到底如何遭遇的不测,依旧是待填的“大坑”。2. 敖乙为何放弃龙族身份?现在的他,到底是何种状态?他所带领的银盔军,当年到底遭遇了什么?1话《敖丙》中,老龙王口述次子敖乙,“为了龙族能苟延残喘,放弃了龙族之身”。3话《师徒》中,敖乙自己也曾眼含幽怨地对父王表示,“儿臣早就不是龙族了”,画面背景中出现了,锁妖阵内的柱子上,缠绕着一只龙角已残损的龙体,从画面语言基本可以断定,就是敖乙的龙身状态。同时,从这话中金蟹将军出言不逊来看,敖乙不但失去龙身,职权也受到巨大的挑战,龙宫内暗流涌动。5话《对错》中,兄弟二人来到龙宫城外的龙陵,为大哥敖甲扫墓,敖乙安慰敖丙时,曾引用大哥在世时常说的“无论面对什么事情,只要是兄弟,就要一起扛”,足见兄弟情深。这一话的结尾处,之前战斗力很强的敖乙,却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被偷袭并身负重伤,血为红色,与4话《不愿》中,敖丙受伤时血为金色对照,证明他确实不再是龙族。接着6话《劫持》,后来被证明是由敖丙挂帅的银盔军(26话《大角》中,大角、虹均有提及),首次登场,被金蟹训斥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内城中,侧面说明敖乙此时所能掌控的区域,只有内城。而当时,银盔军的成员认为城外的异常,如果是敖乙殿下应该搞得定,但金蟹却满脸奸诈,不知与什么势力,里应外合。9话《合作》,虹首次揭露敖乙的过去,“千年前光是报出名号就能吓得无数海妖遁出百里开外的——冷面玉龙”,并对兄弟二人会进入到狂暴之渊,大感意外,似乎再次说明敖乙的能力,被削弱了不少。10话《希望》结尾处,之前掉落进同一个水涡的敖乙和沙沐,算旧友相认,敖乙首次出现带龙角的人形状态(龙角无残损)。16话《遗城》中,被关押在一起的敖乙和沙沐,发生争执,后者企图偷袭因看到弟弟敖丙也被抓而心焦不易的敖乙,反被侵占身体,坐实此时的敖乙应该只是灵魂状态,而且触碰到法阵时,会引发不适。17话《从前》尾声处,敖乙亲口承认“我之前用的肉身被那奇怪的龙卷搅碎后,是不得已才暂居在你身体里,不然我就得魂飞魄散”,正式盖棺自己的灵魂形态,侧面说明之前肉身的不堪一击。19话《猎场》,敖乙附身沙沐,在猎场队伍中,给敖丙传话;20话《再会》中他再次进入沙沐的身体,救下差点被对方捂晕的敖丙;21话《未必》,二人彼此争抢身体,场面一度非常混乱(笑);22话《修炼》,敖丙、虹二人在经由沙泽施法之后,才能看到灵魂状态的敖乙,他则信誓旦旦地对沙泽表示“只要我附在你身上,咱们就是一体共命”,点明目前状态的特殊性。同时,这话开篇,成年的沙沐初登场,她手中居然收藏这敖甲的双龙角,敖乙断裂的单只龙角(对应上了3话《师徒》中,锁妖阵中敖乙龙角已残损的龙体),以及弟弟沙泽小时候戴的项圈。26话《大角》,虹正式说明银盔军,“由二太子亲自组建的军队,被誉为东海最强之军”,并由前银盔军成员,大角亲自印证——“银盔军各个都是好样的,他们都是站着死的,为了保护殿下”,足见当年那场大战之惨烈。以上所有信息汇总,基本可以判断,敖乙放弃龙族身份,是迫不得已,当年可能面临极其惨烈、悲壮的处境,那时的银盔军,几乎全体阵亡。且敖乙放弃龙身,与敖甲之死,可能存在某种直接的因果关系,从哥哥常常念叨“只要是兄弟,就要一起扛”来看,不排除哥哥为了保护弟弟而牺牲的可能性。而从之后,敖乙性情大变,也失去了实际龙宫兵力的控制权(金蟹都骑到头上了),甚至有可能正是当年他在领兵作战时的失误,酿成了不可挽回的结果(这个是猜测)。从沙泽极其痛恨龙族,多次对敖乙、敖丙大打出手,欲除之而后快,万鲨说“敖大太子是一个善良又温暖的大哥”,但面对虹“要是再碰上你的这些老朋友,你会怎么做”的问题时,回答“切成碎块”,双标的行为,背后所有的缘起,都缠绕在一起。那么这场惨烈战斗的对方,到底是谁?是天庭?还是海底其他的妖族?还是一起?从锁妖阵中有敖乙的龙体来看,他显然是天庭“登记在册”的,他和龙王用一个空壳,骗过的上面,说明天庭最后锁龙时,认为敖乙依旧活着。而沙沐的“收藏”,明显是一个待填的“巨坑”,蛟族显然深度参与了当年的事件,敖乙断裂的龙角,可能也是那时受的伤。同时收藏着两位龙族太子龙角的沙沐,一时分不清是“纪念”还是“记仇”。敖乙身上的谜团,和敖甲之死一样,极有可能是《敖丙传》的终极悬念之一,而且联系非常紧密。同时,值得注意的是,27话《食物》中,敖乙在听虹讲述遭遇时,表情总是耐人寻味,因为他现在的状态,其实跟虹有些异曲同工,肉身已经挂在龙宫里面了,是一幅空的躯壳,现在其实就是一个魂魄,往内里上讲,跟虹是类似的。如果说他持怀疑态度,也完全不奇怪。敖乙:小姑娘,你玩的什么招数?虹:你猜!来吧,让高手过招来得更猛烈些吧~3. 沙泽究竟在谋划什么?他与姐姐沙沐到底经历了什么?沙沐是否知晓弟弟的计划?如果知晓,参与的程度是多少?沙泽在2话《灵珠》的尾声初登场,而直到26话《大角》他的回忆片段中,才证实1-2话中,攻击龙宫内城的女海妖,正是他派去的,名叫落落,同时她的父亲大角,也正是敖乙亲率的银盔军前成员,堪称自《敖丙传》连载以来,人物关系设计上一条铺垫常极其深长的草蛇灰线。大角与落落令人唏嘘的遭遇,再次印证了那场大战对无辜海妖们造成的巨大伤害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(但父女俩皆为护主而亡,堪称满门忠烈)。也正是这26话的闪回片段中,落落提及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——“海盟”,并称“自己从小就被海盟收留”,应该是在大战中与父亲失散。在这之前,没有任何有关所谓“海盟”的正面信息,目前尚不清楚这个组织的成立时间或是目的,但漫画仍然通过不少细节,进行铺垫,而且仿佛与沙家俩姐弟,有着密切的联系——3话《师徒》开篇,龟丞相与金蟹讨论之前落落的那次袭击,龟丞相总结“最近这些年的袭击比往之多了不少,且像是有组织而来,恐怕背后不简单”,这里的“组织”,是否就是“海盟”?5话《对错》,沙泽通过法术(应该22话《修炼》中提及的“敛息术”),围观了敖丙的“家庭批斗会”,之后回到他的手下面前,手下皆称呼他“少主”,这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称谓 ,确实更像对组织领导的称呼。也是这里,能看出沙泽正在谋划什么,准备“动手”,极有可能就是针对龙族,针对龙宫,但他却要“先去解决一个意外”。之后便发生了敖家两兄弟在龙陵遇袭,类似大章鱼的海怪掳走敖丙,带到狂暴之渊附近,沙沐又袭击兄弟俩,三人皆被卷入深渊的事件(第5-7话)。这里有几处存疑——类似大章鱼的海怪是沙泽派去的吗?沙泽为什么要让海怪把敖乙带去有被卷入风险的深渊附近,而不是别的地方呢?是否因为他的法阵,在深渊附近才可以起作用呢?在角色们进入狂暴之渊后,沙泽几次三番都欲除龙族兄弟而后快,是不得已才与他们结盟,以期打破禁制。在17话《从前》,也就是万鲨的回忆中,沙泽年纪尚小,显然他对龙族的恨意依旧与之后发生的大战,密不可分。而恰恰是他的姐姐,沙沐手中收藏着龙族两位太子的龙角,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也是待填“大坑”之一。22话《修炼》开篇,沙泽的手下向沙沐报告,“少主不见了”,同时认定“想必是卷入了什么麻烦,否则在这紧要关头,他不会久出不归的”。这个“紧要关头”似乎就对应着之前第5话,他们准备“动手”的谋划,也极有可能是整个“海盟”的谋划,因为与此同时,龙宫外城的守卫金蟹,在 15话《保重》的尾声处,由申公豹之口,侧面证实“已经不知所踪”。种种迹象表明,这可能是一场原本要“里应外合”的行动。那作为姐姐的沙沐,在原本的计划中,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从沙泽的手下向她报告这点来看,她应该是知道弟弟的行动,那她是否有参与呢?又参与了多少呢?沙沐这位迷一样,擅长用毒,自带病娇属性的角色,一切都有待后面的故事去讲述了。4. 虹与万鲨,到底还经历了什么?他俩的关系究竟如何?万鲨到底如何建立的海底王权?跟在他身边的人,又有何算盘?是否还有隐藏剧情?本来这两个角色应该分开谈论的,但在爆炸性的27话《食物》后,二者微妙的关系成为了可能影响剧情走向的新线索。其实早在17话《从前》中,万鲨在回忆早年与敖甲、敖乙、沙沐、沙泽相处时光的尾声,虹的本体,就已经出现了,还不忘吐槽万鲨——“那你还非要一幕幕地画出来,也不嫌麻烦”,并有意试探“要是你再碰上你的这些老朋友,你会怎么做”。根据虹的讲述,她与万鲨是当年天庭来围剿时,迫不得已进入狂暴之渊的,而刚进入时万鲨十分消沉,结合他之前的回忆,以及对“敖大太子是一个善良又温暖的大哥”的评价(由虹转述),除了当下可能觉得自身没有希望之外,不排除是因为目睹或了解敖甲已死,失去伙伴的伤痛打击下,暂时丧失了求生欲望,这就又回到了前面说到的终极“大坑”。而此时的虹与万鲨,虽然谈不上相依为命,但似乎至少也是天涯沦落人般同伴的关系,他连虹“不吃其他海妖,分身能力非同一般”都了解的一清二楚,那么之后,万鲨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,终究还是变成了“嗜血狂鲨”,并将虹囚禁了起来呢?16话《遗城》里的那尊“屠龙雕像”和小莫转述的“大王和贵族都很痛恨龙族”,恐怕和沙沐,以及“海盟”,背后原因、立场,高度相似。而被昔日同伴囚禁的虹,也是生不如死,叫人唏嘘。不过,虽然但是,从剧情反转的角度,或许万鲨和虹的关系,还没看起来那么简单,锁住虹是万鲨,和她谈心的,也是万鲨,行为本身充满着矛盾性——10话《希望》,虹曾讲述“万鲨曾带领几千海妖,翻遍深渊的每一个角落,最终在一处洞窟下发现了一个法术禁制”,到了27话《食物》虹又进一步讲述“万鲨刚进入深渊时非常消沉,整日不是发呆就是做噩梦”,“之后突然站出来,成为了深渊里唯一的王”。前后结合分析,他找到禁制应当是在称王之后。27话虹的回忆画面中,她被一串串符咒束缚,那么问题来了,他将虹关起来,到底是什么时候呢?如果立马就囚禁,那现在虹的本体位于禁制之上,应该是之后被转移过的。如果不是,是找到禁制后才被关,那中间的时间差发生了什么?是谁使用这些符咒绑住了她?万鲨本人?还是他身边的人?是否存在万鲨被某人蛊惑,与昔日同伴虹反目的可能性?现在关于多年前的片段信息,几乎全部是由虹提供的,其他角色提供的信息相当有限,万鲨也只是回忆了小时候。如果从“一面之词”,“话不说满”的角度来看,角色们完全有反转的可能性,至于说往哪个方向转,现在不好说,就目前的布局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而敖乙在听虹讲述遭遇时,表情也总是耐人寻味,有故事的男女同学,果然应该多过过招。另外一点,就是万鲨的个人能力。因为他登场时间较晚,战斗力等信息主要是侧面描写(但最近的登场,一下就干掉了鲲和大角),他能在如何严酷的环境下,建立自己的王权和皇都,身边还有“三公”、“九卫”这样一波,能力各异的海妖势力,还能找到狂暴之渊禁制的所在,本身就很说明问题,与主角团的对抗,应该会很有看点。况且锁住虹位置的下方,正是禁制的所在,有咒印能困住虹,又安置在极其特殊的地方,本身信息量就很大。万鲨也会阵法吗?还是他身边的人会呢?14话《胜负》中,和敖乙一起被关在猎场大牢的沙泽,曾表示大牢的阵法是“截教”的手段,而敖乙则对出现可能的“截教门徒”,大感意外。“截教”也是《封神演义》中曾经出现的虚拟宗教,不知万鲨阵营中,究竟何人与之有关,虹被符咒束缚,是否与“截教”也有关呢?当然,万鲨一方的海妖势力,自然不是省油的灯,尤其是“三公”,浑身上下散发着“要搞事情”的气质,未来可能触发的剧情,也定会是高潮迭起。5. 《敖丙传》中出现的各种“阵法”,是如何互相作用,互相克制的?又分别是什么派别,什么人在使用?最终可能引导故事,去向何方?漫画中出现了大量的阵法元素,有且不仅限于如下章节:涉及所有龙宫的段落,也就是“锁妖阵”的存在。3话《师徒》,敖乙向父亲讲述之前海妖(也就是落落)袭击的情况,谈及“外城结界在没有遭到破坏的情况下,此妖能够进来,必定是有阵法高手相助”,这里是“阵法高手”应该就是沙泽。5话《对错》,沙泽通过红色法阵实现移位和穿行,图案类似四灵中的朱雀。7话《深渊》,敖丙用计脱离大章鱼海妖的挟持后,和随即跟来的救弟弟的敖乙,都险些被白色法阵,以及链条锁住,法阵图案类似白虎。同时,沙泽一直使用之前的红色朱雀法阵,与二者对抗,同时他还使用了“移形换位”这一招数。10话《希望》,虹给敖丙解释狂暴之渊的结构,类似一个大冰桶,并提到“万鲨在一处洞窟底下发现了一个法术禁制,推测是狂暴之渊形成的原因,而且禁制与龙族有莫大的关系”,也就是说整个狂暴之渊,可能类似龙宫的“锁妖阵”,整体都是一个“法阵”。11话《抉择》,红菁与追来的谷赤对打,后者通过“控制术”,控制前者的大刀,而他使用法术的手上,正戴着牙齿装饰的手链,不知道是否与法术有关。这个装饰后来在16话《遗城》中,经由小莫的讲述,证实为“牙环”。而红菁曾是“六牙战士”,而之前谷赤佩戴的,是七颗牙(6小1大)。12话《谢谢》,红菁想与谷赤同归于尽,口中默念“五行运,三阳出,玄冥令,意我心”的口诀,运行阵法,令后者大感意外。侧面说明,虹锁带领的逃亡小队这边,有人懂得也会布置阵法。14话《胜负》,和敖乙一起被关在猎场大牢的沙泽,表示大牢的阵法是“截教”的手段,而敖乙则对出现可能的“截教门徒”,大感意外。但沙泽则表示“只是外门”,没有敖乙的存在,随时可以破解。 “截教”也是《封神演义》中曾经出现的虚拟宗教,其教主通天教主的道场,叫做“碧游宫”,就是位于东海。通天教主的师父是鸿钧道人,在鸿钧门下排行第三,与大师兄老子、二师兄元始天尊,乃是同根手足。漫画中出现这个设定,就非常有意思。不知万鲨阵营中,究竟何人与截教有关,而虹被符咒束缚,是否也与之有关呢?19话《猎场》,沙泽在排队进入猎场时,将之前7话《深渊》中曾使用过的,和敖乙对打的匕首给了敖丙,以便他之后传送,对应了前面提到的“移形换位”。之后,沙泽轻松破掉了手铐的法阵,也似乎通过“传递”功能,破掉了敖乙手上的束缚。20话《再会》,沙泽传送到敖丙所在的位置,并利用一个类似泡泡的东西,躲过了相丰的追击。这是“泡泡”似乎具备隐身的功能。21话《未必》,敖乙、沙泽、敖丙、虹初次汇合时,四人谈论深渊中禁制的问题,沙泽曾猜测“又是血脉结界”,敖乙则回应“你对我们龙族的秘密倒是挺清楚的”,点明“血脉结界”与龙族密切相关,或许今后的剧情中,还会涉及到。同时,敖丙又表示“血脉结界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”,内在原因不详。22话《修炼》,沙泽给敖丙、虹手背上印上某种红色小咒印后,二者能看见灵魂状态下的敖乙。之后二者教敖丙修炼,沙泽教授的法阵中,出现了白色锁链,与7话《深渊》中他曾使用过的类似。23话《暴露》,24话《勉强》,修炼完成的敖丙出门与金卫们对波,展示招式时,之前被沙泽印上的红色小咒印依旧在闪光,多次有特写镜头。24话《勉强》,敖乙和沙泽的对话,证实之前的匕首上就是有传送阵。之后,敖丙逃离苏俘和金卫的追捕时,龙形状态下,口衔匕首,穿越了红色法阵,与之前沙泽多次使用的一样,图案是红色朱雀。25话《坍塌》,沙泽在虹率领的逃亡小队的帮助下(可能是借用妖力合力),成功破除猎场的结界,破阵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太极八卦图案,可能呼应前面曾经提到的“截教外门”。敖乙还“表扬”沙泽——“破阵对你来说,果然是易如反掌”,后者则表示“你们龙宫的阵就不好破”。26话《大角》,沙泽、敖丙、虹、小莫通过一个蓝紫色的法阵传送,与敖丙、大角汇合。这里法阵的图案,应该是四灵之一的玄武。27话《食物》,寻找禁制的众人,见到了虹的本体,沙泽则表示“她身上有咒印,是被限制在这里了”,而且无论虹的回忆还是本体状态,她都好像被一串串连串的黄色符咒束缚。至此,我们发现《敖丙传》中出现的法阵等元素,多与太极八卦,天之四灵,相生相克等,有着密切的关系。未来随着故事的发展,还有更多有趣的消息,慢慢透露吧~以上就是《敖丙传》待填“坑”中,比较集中的几个大部分,其他“小坑”或者铺垫,前后联系的内容,有且不仅限于如下:8话《突遇》,敖丙在跌落狂暴之渊入口时,遇到了很多吓人的鱼类怪物,它们能穿越敖丙的身体,吸收灵力,被敖丙怀疑为“鬼魂”,应该对应那些当年跌落狂暴之渊的海妖们的灵魂。不知最后深渊结界彻底被破后,它们能否复生?8话《突遇》中,大吉大利口中“在长生宫中,见到以同样方式摔下来的人”,究竟是谁?另外27话《食物》中,虹再次提到了长生宫,以及里面的鱼,这个长生宫,到底还有什么玄机?再总结梳理一个前后联系——9话《合作》结尾处,万鲨初登场,正在画画,应该就是17话《从前》中,自己与敖甲、敖乙、沙沐、沙泽年少嬉戏时的画面。后面被证明是“三公”之一的苏公,苏俘,也在他的旁边,他向万鲨报告,“正好属下来之前,收到一个有趣的情报”,这个“情报”到底是什么?18话《绝不》中,“三公”中的另外两人——玄正、沧白,在讨论“谷家那小子擅自行动”(应该是指之前袭击逃亡小队的谷赤),后者表示那是“苏公该管的事儿”,间接说明谷赤可能是苏俘的手下,那他之前报告给万鲨的“情报”,是否就是指前面逃亡小队的藏身之地呢?准备去猎捕呢?26话《大角》,小莫认为是大角向谷赤透露了逃亡小队的位置,导致之前的屠杀,但虹却表示应该不是。但小莫质问是谁时,虹只是一句“你不会想知道的”,联系前后文,应该是这“谁”将信息告知了苏俘,这才有之后的一系列事件。那么,到底是“谁”呢?为何虹会欲言又止?以上就是,《敖丙传》待填“坑”的不完全总结。由于时间仓促,且漫画篇幅体量较大,出场人物众多,关系扑朔迷离,难免遗落错误,欢迎在评论区补充指正,在此谢过~本来还想总结故事的前后时间线,但目前不清楚的细节还有太多太多,就等剧情更明朗些,再班门弄斧吧~

      微信扫码

      全部鉴赏

      上滑加载更多